logo
本馆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本馆新闻 >

我们这样阐释孔子和儒家文化

作者:杨金泉 发布时间:2019-10-08 文章来源:中国文物报 点击数:

孔子博物馆展陈策划从2009年底开始,到2018年11月基本陈列布展完成,整整花了9年时间。最大难点不仅在于与孔子本身直接相关的文物稀少,更是如何以博物馆展陈的语言和手段去解读孔子和儒家文化并将这种解读有效地传达给广大观众。

孔子博物馆外景

孔子博物馆的馆藏文物主要是源于孔府旧藏。完全独立新建并在空间上脱离了“三孔”的孔子博物馆,如何将这种天然的历史关联度延续下去而不是割裂开来?经反复论证比较分析,最后明确孔子博物馆的定位是以孔子为主的具有宏大题材的文化主题博物馆,而其最深厚的文化背景和依托则是以“三孔”为代表的孔子故乡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孔子是孔子博物馆的核心和灵魂,孔子是中华文化集大成的人物,是一种文化符号和象征,博物馆要紧紧围绕孔子及其所代表的儒家文化做文章,以儒家文化为叙事主材。

据此确定基本陈列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主讲孔子及孔子文化,取名曰《大哉孔子》,有“孔子的时代”“孔子的一生”“孔子的智慧”“孔子与中华文明”“孔子与世界文明”共5个篇章,从二楼到三楼,可称之为“上行展线”,重点在于对孔子及其思想的解读;第二部分主讲孔府,取名曰《诗礼传家》,有“余荫百世”“孔府档案”“阙里遗风”“孔子世家谱”共4个篇章,从三楼到一楼,称之为“下行展线”。从空间上构成上行看孔子、下行看孔府的完整闭合的参观流线。整个场馆的调性,以素雅为基准,即所谓“绘事后素”也。

大哉孔子之“孔子与中华文明”篇章中的展厅场景

博物馆的基本功能是以物示人,以物说事。本馆有各类文物70万件,但与孔子直接相关的文物,几乎没有一件。如何在这种少物乃至无物的状态下,尽可能地去发掘寻找到需要的物,就需要用多视角多维度去思考,让看似无关的物,与孔子关联起来,并把这些物后的故事自然延展到孔子这个大主题上来。比如,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在“孔子的时代”篇章中,要体现孔子所说的“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我们就通过商周两代青铜器的不同纹饰图案来解读孔子为什么会提出“吾从周”的历史因由。

孔子很推崇周公,还经常梦见周公,周公是鲁国的封君,如何通过某种物把周公、孔子以及儒家文化关联起来,而且指向明确,我们想到的是曲阜周公庙的一套青花瓷器五供,这是我们的馆藏文物,通过这样的关联性,拓展我们寻找物的视野和范畴,再通过物的故事的延展性解读和串联,确保展陈主题的一致性。鉴于鲁国故城出土的文物较多,尽管这些文物具体到哪一件与孔子直接相关不可牵强附会,但孔子生于斯、长于斯,最后终老于斯,所以鲁国故城出土的文物,构成了“孔子的时代”及“孔子的一生”这两个篇章的主干展品,这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孔子自身文物不足的缺憾。


鲁国故城出土的精美文物

孔子博物馆必须呈现孔子作为一个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的基本内涵,特别是孔子的智慧对于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的贡献。所要表达的内容是高度抽象的,而采取的表达方式又必须是十分具象的,必须是让广大观众在参观过程中容易感知的。我们的基本做法是,从序厅到每一个展厅,用一种有形的“书”来牵引、串联,构成一种隐隐约约的书籍的海洋,进入孔子博物馆仿佛就进入了书的世界,书喻指文化、文明、思想、智慧等。民谚云:孔夫子搬家都是书。到了孔子博物馆,我们就犹如到了孔子的书房,身在其中参观游览,不知不觉间,就像追随着孔子,亦步亦趋,畅游在知识的殿堂。

历史典籍中,关于孔子的文字记载比较丰富,我们选取有代表性的故事情节,用雕塑艺术,把它立体化,变成可视性的场景,比如“八佾舞于庭”“夹谷会盟”“陈蔡绝粮”“农山言志”“风乎舞雩”等。同时我们用场景与文物相互衬托,比如我们雕塑了“韦编三绝”的场景,来表达孔子整理删订古代典籍的历史贡献,紧挨着这个场景的是一组古书籍,其中一套就是元代版的《周易经传集解》。儒家文化最抽象的莫过于中庸之道,我们从孔子当年的“观器论道”中得到启发,直接采用馆藏明代画作《孔子观器论道图》作为引子,将该图演变成立体的雕塑场景,突出敧器的“满则覆、中则正、虚则敧”的特性及其趣味性,来阐述“中庸之道”。我们还摘取《中庸》里的“哀公问政”故事,来阐发孔子提倡的“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把极端抽象的“中庸之道”尽可能的具象化呈现给观众。

《大哉孔子》之“孔子的智慧”篇章里的展厅场景

基本陈列参观展线1800米。我们把握好一头一尾和中间三个主环节,在第一篇章“孔子的时代”展厅中,用多媒体突出鲁国故城的介绍,与鲁国故城出土的文物展示交相呼应,虚实结合。在二楼展线中间和三楼展线中间部分,特别开辟“圣迹厅”和“君子堂”作为大互动空间。在最后一个篇章“孔子与世界文明”的展线结尾处,采用可以互动翻页阅读的多媒体墙,展示国外多种文字不同版本的《论语》,又在该展厅空间配置有较强视觉冲击力的多种文字钢制球体雕塑,构成体现世界大同、美美与共主题的展览画面感。

考虑到《论语》中有众多关于“君子”的精彩论述,诸如“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成人之美,小人成人之恶”等等,具有良好的修身教育意义,我们就在“孔子的智慧”这一篇章里,特别设置了“君子堂”,以期塑造君子人格,培养谦谦君子。此处作为全馆最富有创意的高科技与互动相结合的大场景,采用了意向派仿古机器人吹奏古曲,与真人秀古琴演奏相融合,表演舞台与观众席之间用帘幕光影间隔,产生一种观众即是演员,演员亦即观众的整体互动感。“君子堂”把经典解读、人文情怀、现代数码科技融为一体,在互动参与中,产生强烈的听觉、视觉冲击力和持久的兴奋点。在解读孔子大同理想、礼乐文化的展线上,点缀以诸如“愿闻子志”、“夫子问答”之类的互动屏,也颇受广大观众,特别是青少年朋友的喜爱。

“孔子与中华文明”篇章中的“君子堂”场景

孔子博物馆藏有孔府档案30万件,具有珍贵的文献史料价值,我们在《诗礼传家》部分,开辟了一个专门展厅,展示孔府档案。比如我们特地用一个大平柜展出一整张的誊黄,该件誊黄档案,是清嘉庆四年正月的一份上谕圣旨誊黄件,说的是嘉庆皇帝拿下和珅后,将和珅贪婪受贿侵占贡品之罪状告谕全国官吏以示警戒的内容,故事性、可读性、趣味性都极强,一张看似不起眼的誊黄纸,转眼间就成了本馆的明星展品。再比如本馆藏品中,传世明清服饰衣冠共有8000多件,尤以明代传世服饰最为珍贵。在《诗礼传家》之“阙里遗风”篇章中,用一台长18米、宽1.8米的特大型平柜,展出3件明代服装4件清代服装,远望上去就是浩浩荡荡的一大排盛装华服。又用另外一台大平柜,展出“满汉全席”餐具131件套,成组成套洋洋大观,夺人眼球,仿佛美味扑鼻而来。

《诗礼传家》之“余荫百世”篇章

“孔子的一生”篇章中,特别设置了“圣迹厅”,集中展示历史上各种版本的《圣迹图》,以明代彩绘版和木刻版两套为基本展品,并选择其中故事性、教喻性强的几个圣迹图故事,进行再创作,升华为高清多媒的动态展示,古今相融,动静结合,成为上行展线上的一道靓丽风景。在下行展线的最后,也就是整个基本陈列的结尾处,以《孔子世家谱》篇章作为收官,因其特色鲜明备受关注,此处看似结尾,其实是高潮,让人意犹未尽。

孔子博物馆已于9月6日正式开馆,从去年11月26日试运行以来,已接待观众25万人次,成功举办过“首届中华传统晒书大会”等重大活动。我们认为想要用儒家文化讲好中国故事,首先要用观众喜闻乐见的方式讲好儒家文化。在如何践行创造性转化、创新型发展的征程中,我们进行了艰苦的探索和大胆的尝试。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更加生动、形象地来传递孔子文化,让观众在轻松愉悦中感受孔子文化的魅力。我们一直坚信,观众是最好的老师,是最知心的评论家,观众希望看到的,就是我们的努力方向。

孔子博物馆副馆长   杨金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