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文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文博动态 >

学习总结│ “第五期全国碑帖编目与鉴定研修班”学员心得

作者: 刘帆、罗兰、李孟 发布时间:2019-07-26 文章来源:国家古籍保护中心 点击数:

“第五期全国碑帖编目与鉴定研修班”于2019年5月8日上午在山东曲阜孔子博物馆开班,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张志清,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冀亚平,山东省图书馆副馆长、山东省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李勇慧,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主任杜云虹,孔子博物馆馆长孔德平,副馆长杨金泉、唐丽以及来自全国22个古籍保护单位的骨干精英参加了开班仪式。这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作为山东艺术学院文物鉴定与保护专业(古籍保护)的学生也有幸参加了“第五期全国碑帖编目与鉴定研修班”。此次培训课程提高了我们对碑帖编目与鉴定的认识,授课的冀亚平老师与胡海帆老师都是拓片编目与鉴定领域的专家,所教授的内容都是他们多年实践经验的总结提炼,我们也倍加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碑帖,是指碑与帖。碑指碑刻,帖指法帖。碑刻是记述人物与事件的石刻文字总称,它始于先秦,早期形制比较单一,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制才多了起来,主要的形制包括刻石、碑碣、墓志、塔铭、经幢、造像、画像、石阙、摩崖、买地莂、石经、建筑物附属题刻等。刻帖是将前人墨迹摹刻上石或上木,传拓后供人们效法临习书法的模板。

曲阜碑刻的特点

曲阜有三宝,碑帖、楷雕和尼山砚。尤以碑帖著称,曲阜碑林是中国三大碑林之一,在中国碑刻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主要集中在孔府、孔庙、孔林、颜庙、周公庙、少昊陵、孟母林等处。曲阜碑刻具有数量多、跨越时间长、珍贵的历史文献价值的特点。

一、曲阜孔圣故里,是中国传统儒学之渊薮。我国历代尊崇儒学,崇尚教化,而儒家思想正是曲阜碑刻的底色和基调。曲阜历代碑刻多达6000余块,我们在此次学习中编目了400余条拓片。

二、曲阜碑刻历经西汉、东汉、曹魏、北魏、东魏、北齐、隋、唐、宋、金、元、明、清至民国,著名的有北陛刻石、五凤刻石、乙瑛碑、礼器碑、孔宙碑、史晨碑、张猛龙碑,其贯穿了整个中国碑刻史。自西汉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曲阜碑刻文字多选用篆书、隶书、楷书、行书等。篆书多用于碑额或中题,因为西周时期大篆、金文多出现在正式、庄重的祭祀活动之中,后人在立碑刻石时看重篆书所体现的“形”、“音”、“义”的意义,所以为追求苍劲古朴、典雅庄重之感,因此多在正式的记事碑、墓碑的额题或中题等主要部分出现。另一方面,篆书字形美观,极具装饰性,有“金绳铁索锁纽壮,古鼎跃水龙腾梭”之势。

三、曲阜碑刻主要记载事件和人物,如历代衍圣公和孔家后人等,希望通过碑刻能把所记之事流传久远。碑刻具有相对固定的文体形制,主要的形制包括刻石、碑碣、墓志、塔铭、经幢、造像、画像、石阙、摩崖、买地莂、石经、建筑物附属题刻等。这些举世罕见的石碑是传达历史信息最直接、最真实的载体,是研究历代政治、思想、文化、汉字书体演变以及孔庙历史沿革的珍贵资料,也是中国书法艺术的瑰宝,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

碑帖的著录规则

碑帖的编目应当遵循《中国文献编目规则》(第二版,2004年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中具体规定,但需结合曲阜碑刻的特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拓片的著录, 应遵循两条原则:一是要能准确反映拓片内容;二是要求简明扼要, 便于检索。要根据各种不同类型的拓片, 采用不同的著录方式。编目的具体内容包括类别、题名、责任者、刻立时间、刻立石地区、传拓地、传拓时间、拓片数量、书体特征、拓片尺寸和其他各类附注项等。题名的著录与古籍的著录不同,拓本著录主要根据其首题。但首题一般字数较多,不便录入、查阅。因此碑帖以及拓本的题名一般以自拟题名为主。自拟题名的原则:规范性、简洁性、概括性、通俗性相结合。一般通则是,人物名+金石器物形式、地名+金石器物形式、内容+金石器物形式等。例如,《孔昭灼墓碑》、《三希堂法帖》、《孔庙重修告成佛伦奏请碑》。责任者包括撰文人、书丹人、立石人、镌刻人等,具体编录内容包括责任者时代、责任者名称、责任方式。刻立时间依朝代名称、年号、纪年、纪月、纪日顺序进行编录。

关于刻立时间,若有的话直接著录,并根据《中国历史年代简表》查找具体的时间。根据月令雅称知其月份别称,例如暮春是三月,橘春是八月,得鸟羽月是四月。阴历每月初一称“朔”,十五称“望”,十六称“既望”,月末一天称“晦”进行著录。没有的话就要读懂碑文题跋、内容进行考证,可根据墓主人于哪年封衍聖公、撰文人的卒年等推定。若原石剥泐导致刻立时间部分难以辨认,可以使用《二十史朔闰表》等工具书根据天干推其地支或根据地支推其天干,再与碑文内容相结合从而考证难以辨识的部分。

在著录过程中要特别注意题名和年代的著录,题名能直观的反应拓片的基本内容。著录年代时如果只能确定其朝代但不能具体到哪一年,一般定为此朝代的最后一年。

拓本的鉴定

在当今的碑帖收藏界,以影印、翻刻等方法作伪或以填墨、剪裁等方法“以次充好”、“以晚充早”的碑帖并不少见,所以进行碑帖相关的学习或工作,应以碑帖的鉴定为前提。

碑帖的鉴定主要包括鉴定真伪、鉴定早晚两项内容。鉴定真伪首先应鉴定是否为影印,一般来说影印的拓片很容易鉴别,传拓过程中所使用的墨汁采用的是中国的传统水墨,墨色透气均匀,这与采用西方油墨的影印拓片有很大区别。但在作伪过程中,为“掩人耳目”会采用在影印基础上再进行墨汁勾染的方法,造成拓片凹凸般的假象,但稍加注意便可鉴别。还有以拓本进行翻刻再进行传拓的翻刻拓片,一般的翻刻多不注意细节,可根据《中国碑帖鉴别图典》等工具书查找考据点(如石花、银锭纹、剥泐痕迹等)进行比对。

还有的作伪者为追求更高的经济利益以裁剪、涂墨的方法来掩盖考据点,或在已有考据点的基础上进行填图“以晚充早”甚至冒充初拓本,这就要求在鉴定时要特别注意考据点的观察,万不可只对一两处考据点就轻易下结论。

例《曹全碑》“商”字涂墨,以晚充早

鉴定早晚还可以根据纸张和拓片的“墨气”进行参考。历代造纸都有其不同的特点,帘纹与厚度在时间和空间上都会有差距。新拓拓片一般胶的含量较多,表面较为光泽,但年代约久远其氧化越严重,胶的含量会降低,光泽也会减少,即所称“墨气”。

总的来说,碑帖鉴定首先要排除影印本,此外根据多处考据点进行考证,并结合其他辅助考证方法。查阅考据点的参考书目有《善本碑帖录》、《石刻提拔索引》、《碑帖鉴定概论》等。

在学习期间还考察学习了三孔、颜庙、周公庙更加直观的感受到了碑刻的魅力,近距离观看墓碑,开拓了视野,通过理论联系实际进行操作,有了更直观的认识,从实践中找到了依据,克服了编目过程中的许多困难。切身体会到了曲阜厚重的文化历史感,此行受益良多。

这次培训无论是课堂学习还是参观考察,都让我们从每个角度获得了知识,感谢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给了我这次难得的学习锻炼的机会。通过老师讲授,许多不太理解的知识豁然开朗,所听所闻每堂课都有所收获,通过多种形式的学习提高了理论水平,在与前辈交谈的过程中也发现了自己的差距,通过这次拓片鉴定与编目的学习为以后所学专业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也更深刻的了解到古籍保护的重大意义,此次受益匪浅我们会将此次培训所学经验认真分析思考,应用到学习实践中去,不断完善自我。(山东省古籍保护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