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科研成果 > 论文 >

被误读的孔子女性观及其对近现代女性解放运动的影响

作者:王政莉 发布时间:2018-03-12 文章来源:孔子博物馆 点击数:

孔子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其思想对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在孔子思想的传播过程中,出于封建统治者或者后世儒家学者的需要,对孔子的一些重要思想有许多误读,这些误读不仅歪曲了孔子的本意,甚至对中国政治、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在女性解放运动这方面更是影响巨大。到了近现代,儒家学说成为人们批判的对象,孔子成了食古不化的封建卫道士,孔子及其儒家学说的真义被弃之不顾。

 一,断章取义的“女子与小人”

提到孔子蔑视女性的话题,人们第一反应便是《论语·阳货》中“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小人指坏人、贱人,即背地里做坏事的人。这样的人无疑是遭人唾骂与痛恨的,像与孔子同时代的阳货,就是孔子非常鄙视和反对的“小人”,;将这样一类人与女子并列起来,意图就很明显了,女子跟小人一样,都是不能亲近,需要提防的。然而事实上,孔子的本意却并非如此,因为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亲近他,他会心生傲慢之气,对你横眉冷眼;疏远他又会招来埋怨。这只是指如何与他们相处,并没有贬低女性的意思。近年来,随着对儒学的再度重视,学者们对这句话的解读更多,如“女”为通假字“汝”,跟女子根本没关系;或者“女子”指的是女人和孩子等等。无论哪种解读,都不曾将它理解为歧视女性之意,可见孔子的本意也绝对没有对女性的不敬。

只是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学便成了官方的统治学说,为了维护自己的封建统治,儒家学说必然要经过统治者的改造以适应自己的统治需求。于是“三纲五常”,“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等封建思想就应运而生,再经过一代代的传播,这些思想慢慢变得根深蒂固,人们对女性的轻视自然而然地就将孔子也归纳进歧视女性的范畴。于是女性的弱势地位更加合理,连圣人都这样说,难道会有错吗?就是这样想当然的理解,女性在封建社会的地位变被固定,甚至到了近现代仍深受其害。

 二,近现代女性解放运动

一场鸦片战争揭开了中国近现代史的序幕,面对“三千年未有有之大变局”,不止惊醒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迷梦,也改变了中国女性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当男人们自感落后于西方时,他们发现中国的女性更加落后与守旧,她们不仅不能为国家的富强出力,反而因其小脚等原因而倍受歧视。“国家到了这个地步,从一个泱泱大国下降到‘二等公民’的地位了,这都是女人的不好”。于是,一场女性运动的大幕就此拉开,从不缠足到受教育到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可以说女性从“三从四德”的深闺之中又被置身于翻天覆地的变革当中。而女性为什么会处于这样的地位呢?当然是儒家学说的错,因为孔子讲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也正是要打倒孔家店。

于是一场拯救与解放女性的运动由此展开。既然要女性适应今日的局势,从以前的状态中解放出来,那么就要对女性以往的处境加以否定,才能证明现在所作所为的合理性。因此,女性被描述成了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亟待救援的人,成了一个必须予以拯救的弱势群体。她们被“抑之,制之,愚之,闭之,囚之,系之,使不得自主,不得任公事,不得为仕官,不得为国民,不得预社会,甚且不得事学问,不得发言论,不得达名字,不得通交接,不得予享宴,不得出观游,不得出室门,甚且斫束其腰,蒙盖其面,刖削其足,雕刻其身,遍掘无辜,遍刑无罪,斯无天道之甚者矣”。类似的言论举不胜举。而女性处于这样的境地,怎么能不去解救呢?

拯救女性,解放女性很快就被近代士人知识分子推动起来。他们首先做的也是他们认为对女性最重要的,一是废缠足,一是兴女学。缠足可以追溯到南唐时期,在中国历史是可算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一双三寸金莲式的小脚,却成了古代女子尤其是上流社会的女子合格的重要指标。到了近代,小脚成了西方传教士和开明人士最为诟病的事情。因为缠足成了中国不开化不文明的象征。戒除缠足是中国走向文明之路的重要一步。郑观应就曾痛诋缠足“残其肢体,束其骨骸,伤赋质之全,失慈幼之道”,“酷虐残忍,殆无人理”。康有为还为此向光绪皇帝上《请除妇女缠足折》,而早在1883年康有为就与人一起办了不裹足会。十三年后,全国各地纷纷创办不缠足会,提倡天足。

兴女学。近代开明人士在倡导废除缠足,以利于女性健康的同时,也不忘女性精神上的进步,这就是兴女学,让女子接受文化教育。因为中国“今识字者,男约百分之一,女约四万得一,去印度尚远,况日本与白种乎?识字者如此之比,民之积困,安有解期?今宜取法日本,下教育令,民男女六至十三岁,皆须入学,不者罚其父母”。女子不受教育导致国民素质下降,不仅难以使得中国变文明,也阻碍了国家的强盛,女子的教育与国家息息相关。“是兴女学最盛者,其国最强,不战而屈人之兵,美是也;女学次盛者,其国次强,英法德日本是也;女学良,田教夫,无业众,智民少,国之所存者幸矣,印度、波斯、土耳其是也”。出于这种认识,女学堂至此纷纷设立,女子的受教育权受到空前的关注。

 三、出走的娜拉

在声势强大的运动下,孔子及其儒家学说被彻底批判,孔子由以往的圣人变成了阻碍女性解放的罪人。精神枷锁没了,闺阁中的女性很难不受到触动。在宣传活动或她们自身感受的相互作用下,女性似乎觉悟了。她们随着男性一起去谴责所谓的压迫她们的社会,攻击儒家学说,去反抗家庭,抵制缠足,要求外出求学,反对家庭包办的婚姻…尽管女性在按照男性所提倡的在做,但是不能否认女性在自己的进步方面也是取得了成效的。虽然以前的女性并不像男性宣传的那样悲惨,但是女性终究是生活在男权社会中,受着各种的限制与歧视,这种解放还是有进步性的。只不过,当女性冲破一切,走到社会上,她的境遇又会怎样呢?

就在中国大声疾呼女性解放的时候,挪威作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被引入中国,剧中敢于反抗男权,勇敢出走的娜拉正好符合当时中国女性解放运动的需要,于是《玩偶之家》在中国大热,娜拉成了中国女性热烈追求的对象。许多女性效仿娜拉,反抗家庭,反对包办婚姻,走上社会,争取经济独立。但是,女性的解放运动是因为现实的政治等需要才由男性呼吁展开的,一旦这股解放潮流超出了他们的需要或者容忍范围,又会受到他们的反对。于是,出走的娜拉没流行几年,又有了娜拉回到家中的呼声,就连蒋介石发动的所谓新生活运动,也禁止女子奇装异服,禁止女性烫发散发,甚至规定军人不得娶没有发髻的女子为妻。广东省更是禁止男女同浴同行同住同食;原先使用女职员的机关单位也开始限制使用女性,一些人由此惊呼“娜拉回来了。娜拉回到她的丈夫怀里来了,奇迹中的奇迹出现了”。女性从以前的被鼓励走出家庭到被鼓励走回家庭,前后不过十几年,变化却如天渊。

民国时期女性运动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几乎各个阶层的人都被卷入。女性作为这场运动的主角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影响。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等不仅是时尚的新名词,也是许多人奉行的真理。甚至有人提出“宇宙间除了真诚的恋爱以外,什么都是虚幻的,无意识的”。⑦结果,娜拉按照希望出走了,但是出走后如何生活才是最大的难题。儒家的经典自然没有给出答案,最后,女性还是要按男性的意思回到家中做贤妻良母。孔子及其儒家学说没有贬低女性,也没有要求女性应怎样怎样,而是那些利用儒家学说要达到自己目的的人,借批判孔子及儒学为自己开路。

四、结语

综观孔子的言论,从来没有歧视、贬低女性的言论存在。他创立了儒家学派,其核心思想便是施行“仁政”,仁者爱人,就是要统治者重视百姓,不妄行杀戮。所以在孔子心目中,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是一样的,都是需要德政教化,都是需要统治者抚恤的。贬低女性的政治地位是后世统治者为了巩固、维护自己的男权统治而提出来的,为此他们不惜对儒家经典断章取义以符合自己的统治需要。孔子却为此背上了黑锅,并成为近现代女性解放运动的头号攻击目标,这当然不公平,也难以让人们真正了解儒家经典的真髓。当前,我们提倡重视国学,不止是要知道国学,熟读并会背诵国学,更重要的是要正确理解国学,体会其中的深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发扬国粹,振兴国学。